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黄河水生生物资源修复需多方发力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07日 | 围观人数:2155

黄河水生生物

资源修复

需多方发力




- 编者按 -


黄河流域孕育了许多特有的水生生物物种,但生态系统整体较为脆弱,根据黄河流域资源特点和保护管理的需要,国家从2018年起对黄河实施了禁渔期制度,对养护黄河水生生物资源、维护水生生物多样性起到了重要作用。2022年,黄河禁渔期制度又作调整,扩大了禁渔范围,延长了禁渔时间,《农民日报》将持续关注黄河流域省份开展禁渔行动实施情况。

“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力度,特别是在水生生物资源及其栖息地保护方面,通过实施严格的禁渔区、禁渔期制度,开展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建设和增殖放流活动,不断加强渔政执法监管,局部水域的水生生物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但总体上黄河水生生物资源衰退的趋势并没有得到遏止。”近日,曾参加2021年黄河流域渔业资源养护政策调研工作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资源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应仁表示,黄河水生生物资源现状表现为特有鱼类资源仍未得到有效恢复,多河段的种群结构仍比较单一,生物多样性仍处于较低水平。





图片


生态脆弱资源衰退

据有关科研资料显示,黄河水系历史上渔业资源十分丰富,1981年黄河水系渔业资源调查结果表明黄河有鱼类191种(亚种),隶属于15目32科116属,以鲤科鱼类为主,约87种。但受生态环境改变和人类活动增多的影响,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目前黄河流域的鱼类产量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已显著减少,一些原来常见的鱼类已变成濒危物种。
2016年原环境保护部和中国科学院发布的《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对黄河流域鱼类中的143个物种进行了评估,其中被评为极危的物种有4种、濒危的物种为10种、易危的物种有10种,因此属于受威胁等级的物种合计有24种,占评估鱼类总数的16.78%;而被评为近危和无危的物种分别为5种和94种,两者合计占到评估鱼类总数的69.23%。
2021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最新发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黄河特有鱼类北方铜鱼,因大坝截流、产卵场破坏、水环境发生改变等原因导致种群数量迅速下降,目前该物种濒危等级已经从1998年的濒危提升到极危,列入一级保护。另外,大鼻吻鮈、平鳍鳅鮀、多鳞白甲鱼、骨唇黄河鱼、极边扁咽齿鱼、厚唇裸重唇鱼、拟鲇高原鳅、秦岭细鳞鲑、哲罗鱼等9种鱼类列入二级保护,就连久负盛名的黄河鲤鱼和黄河刀鱼,也由于人类活动的过度影响,致使其资源严重衰退。
禁渔效果开始显现
从2018年起,农业农村部和各省、自治区根据黄河流域资源特点和保护管理的需要,在黄河实施了统一的流域性禁渔期制度。每年禁渔时间为4月1日12时~6月30日12时,禁渔区域为黄河干流和白河、黑河、洮河、湟水、大黑河、窟野河、无定河、汾河、渭河、洛河、沁河、金堤河、大汶河等13条主要支流,以及扎陵湖、鄂陵湖、东平湖3个大型通江湖泊。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联合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有关专家组成调研组,于2021年3月~6月在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内蒙古、甘肃等省区组织开展了黄河流域渔业资源养护政策调研。
近年来,农业农村部将黄河禁渔执法作为“中国渔政亮剑”重点工作进行部署安排,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等法律法规修订《渔业捕捞许可管理规定》,发布《农业部关于加强内陆捕捞渔船管理的通知》,严格控制内陆捕捞渔船数量。据此次调研了解,2018年~2020年黄河干流3年平均年捕捞产量约为数千吨,目前沿黄9省区渔船数量已由2007年的9000多艘下降到目前的4000多艘,捕捞渔民、渔船和产量主要集中在黄河重点水库和中下游湖泊。
“经过各方努力,沿黄群众的资源环境保护意识明显增强,非法捕捞行为得到有效遏制,目前黄河干流生产性捕捞活动在逐步减少。”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认为,科学划定建立水生生物、内陆湿地、水产种质资源等各类保护区,实施流域性和区域性禁渔期和禁渔区制度,持续开展增殖放流等综合措施,使黄河流域内的水生生物资源得到休养生息和数量补充,对黄河水产种质资源及水生生物多样性的恢复性增长和黄河流域水生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发挥了积极作用。
农业农村部组织的黄河流域渔业资源养护政策调研,重点聚焦黄河禁渔期制度等现行制度实施情况、黄河流域捕捞生产和渔民渔船情况、渔政执法队伍建设情况和进一步完善黄河流域渔业资源养护制度等方面,采取座谈交流、现场考察、渔民访谈和专家咨询等多种形式,广泛听取渔业主管部门和执法机构、科研单位专家和渔民及渔业生产经营者的意见建议。
调研中,沿黄地区渔民和生产企业、地方基层管理部门和科研单位相关专家反映,造成黄河渔业资源衰退的原因主要有梯级水电开发、河湖连通受阻、水文情势变化、水资源过度利用、水体污染、外来物种入侵等多方面因素。
修复要考虑多重因素
“目前黄河流域渔业捕捞业总体强度较低,无论捕捞渔船数还是捕捞产量都较少,而且主要集中在黄河的水库和湖泊,捕捞对象多为增殖放流的资源种类,捕捞的黄河野生鱼类资源很少。”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赵亚辉分析认为,长期以来,黄河流域由于长期粗放型水资源开发利用、水土流失、水体污染等突出问题影响,水生生物资源和生态环境面临严重威胁。要从根本上遏制黄河资源衰退的趋势,必须统筹兼顾,突出重点,多方发力,仅靠实施黄河禁捕一项措施,难以明显改善黄河水生生物资源和生态环境。
2018年3月,生态环境部会同农业农村部、水利部制订的《重点流域水生生物多样性保护方案》中,提出加强黄河中上游重要鱼类栖息地保护,推动建设重要水生生物繁育中心和种质资源库,开展水生生物资源增殖放流和生态系统修复,在黄河上游源区段等重点河段开展鱼类生态通道修复,合理配置黄河流域水资源,有效控制黄河流域外来水生生物等保护任务。
2021年12月,水利部、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等7部委《关于开展黄河流域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沿黄各省有效整治小水电过度开发问题,复苏河湖生态环境,维护河流健康生命,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2022年3月,农业农村部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有关决策部署,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黄河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工作的通知》,对“十四五”及今后一段时期黄河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工作作出了部署安排。
“黄河流域各河段水生生物特点和渔业资源状况不同,导致其衰退的主要原因也不尽相同,因此其保护措施也应有所不同。”李应仁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启动黄河流域渔业资源环境调查与监测,加强黄河流域现有重要栖息地保护和管理,大力开展黄河水生生态补偿和修复,推动相关部门协同开展黄河流域水生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






来源:《农民日报》
文章转自:环境生态网


包头市生态节能环保产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包头市生态节能环保产业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 15020302000431号 蒙ICP备17004397号-1
地址:包头市昆都仑区民族西路阿尔丁植物园西门斜对面 联系方式:0472-2621072